标签:标签18

国家卫健委:让“互联网+医疗”不再“野蛮生长”

No Comments

国家卫健委:让“互联网+医疗”不再“野蛮生长”
国家卫健委出台互联网医疗三大重磅文件让“互联网+医疗”不再“野蛮生长”(网上中国)北京首家互联网医疗全科中心的医护人员在为市民测量血压和脉搏。  龙 巍摄 (人民图片)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出台《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三大重磅文件,为中国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医疗”指明了方向。  细化分类 促进行业规范  “从心电图上看,病人有心脏停搏的现象,情况十分危急。建议立即将患者转至上一级医院。”今年7月6日,69岁的金先生因心悸不适来到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诊。社区医生为金先生进行初步诊疗,同时将他的动态心电图上传至岳阳市远程心电诊断中心。15分钟后,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电生理科的专家便将诊断结果和治疗建议反馈回了基层医疗机构。  经过转诊治疗后病愈的金先生感慨道:“没想到现在技术进步到这个地步,在社区医院就能得到三甲医院的诊断了。”  让金先生点赞的远程医疗模式,是中国“互联网+医疗”的一个缩影。在市场需求的不断增长和国家政策的支持下,众多医疗机构、医药集团、互联网企业向“互联网+医疗”领域进军,开展了多样化的互联网诊疗业务,但长期以来,对于“互联网+医疗”并没有明确定义和分类。  为了对我国高速发展的“互联网+医疗”实行有效的规范和监管,此次出台的三大文件根据使用的人员和服务方式将目前全国的“互联网+医疗”分成了远程医疗服务、互联网诊疗活动和互联网医院三大类,并针对每一类别制定了相应的管理规定。  “对‘互联网+医疗’进行明确的类别划分,可以清楚界定不同类别的业务范围,有助于营造一个更为安全有效的互联网诊疗环境。”北京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龚楠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划定红线 保障医疗安全  “上次突然牙痛,在线医生推荐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很有用。但更复杂的病症,互联网诊疗能治好吗?”“平台对在线医生的资质审核靠谱吗?会不会碰上庸医,甚至碰上江湖骗子?”许多患者一面为互联网医疗的方便快捷而心动,一面又难免心存不安。  也有一些医生“吐槽”互联网诊疗的局限。“以腹部疼痛为例,如果是右上腹疼痛,放射到右肩背部,病因可能是胆囊炎或胆结石,而转移性右下腹痛则可能是阑尾炎造成的。由于没有医生的按压和叩诊,很多患者在进行线上提问时不能准确描述腹痛位置,这很可能导致误诊。”湖南省岳阳市卫计委副主任王耀平说。  针对医、患双方的担忧,国家卫健委在文件中明确了互联网医院和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准入程序,划定了互联网诊疗行为的红线。  《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要求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医疗机构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时,医生应掌握患者病历资料,确定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明确诊断为某种或某几种常见病、慢性病后,方可针对相同诊断进行复诊。  此外,三大文件中还明确提出了“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师需要具有3年以上的独立临床工作经验”、 “不得非法买卖、泄露患者信息”等多条管理细则。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下一步,国家卫健委将与各地共同推动互联网医疗新规的3个文件的落实,加强互联网医疗服务新业态的准入和监管,营造有利于互联网医疗服务健康发展的政策环境,保障人民群众健康权益。  明确责任 告别投诉无门  家住厦门市湖里区的杜丽女士曾经历过互联网诊疗的烦心事。“孩子发高烧,互联网医院的医生诊断为病毒感染。但吃了3天的退热药,孩子体温仍在38℃左右,不见好转。”杜女士无奈地说,“我想投诉这次诊疗,但医生和平台却互相推诿责任,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如今,遍地开花的网上诊疗行为让患者足不出户便有机会享受丰富、优质的医疗服务,但在关注“互联网+医疗”便民、利民的优势时,其背后的安全责任问题同样不容忽视。一旦互联网上的诊疗行为发生了损害或纠纷,患者应找谁投诉?又应该由谁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我们在3个文件当中分别针对不同的诊疗形式,明确了承担法律责任的主体。”焦雅辉对文件中法律责任的规定进行了详细阐释,“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互联网医院,独立作为法律责任主体;实体医疗机构以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时,实体医疗机构为法律责任主体。互联网医院合作各方按照合作协议书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明确法律责任的主体对于规范‘互联网+医疗’行业有很大的积极作用。”龚楠表示,面对互联网医疗这一不断增长的新生力量,法律规范的及时跟进显得极为重要,“从尊重生命、保障患者安全这一视角展开诊疗服务、制度安排和架构设计,才能真正保障医疗质量。”  叶 子 杨婧妍 郑凯月 高与伦

《相声有新人》田野相声PK佛系单口 周培岩顶压力备战_0

No Comments

《相声有新人》田野相声PK佛系单口 周培岩顶压力备战
9月15日电 本周六晚20:30,东方卫视全新力作相声竞演综艺节目《相声有新人》第六期节目再掀战火!继上期节目十强争夺战正式打响,本期节目,十强之争愈演愈烈,选手PK火花四溅!来自德云社的孟鹤堂、周九良将挑战实力劲敌“相声老新人”张伯鑫、冯启南组合,然而赛制残酷竟引孟鹤堂当场落泪;“佛系”单口周培岩大战“田野相声”洪方舟、李大成组合,高手过招使对决再达新高度。召唤师明争暗夺,选手们亮相绝活,十强之战还会带来怎样的新鲜感,只待今晚一一揭晓。召唤师郭德纲、张国立 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现场突现“让赛”风波 孟鹤堂当场落泪  顶着“德云社”、“郭德纲徒弟”光环的孟鹤堂、周九良自参赛以来,就已凭借不俗的实力、诙谐幽默的表演吸引了一众粉丝。他们从张国立考核间晋级全国20强,召唤师郭德纲又是他们的授业恩师,10强争夺战应是占尽先机。但令人意外的是,他们未表演就直言“紧张”,他们更是挑战从艺多年、基本功扎实的相声前辈张伯鑫、冯启楠组合。  挑战相声前辈张伯鑫需要非凡的勇气与放手一搏的决心,孟鹤堂、周九良虽力战强敌,但也并非不可取胜。当堂不让父,举手不留情,是骡子是马还是要拉出来遛遛。表演中,冯启楠、张伯鑫诙谐演绎一段“张母刺字”,融入传统快板通过新旧演出形式的对比演绎。而孟鹤堂、周九良则砸挂张国立、编现挂,惟妙惟肖地演绎一段周九良父亲“爱文玩”的故事。正如张国立所说“他们四个人在一块儿,真有点见了火花了”,令两位召唤师十分为难,尤其是郭德纲,一组是从小认识的兄弟,一组是磕过头的徒弟,手心手背都是肉,淘汰了谁都为难。怎料,相声前辈张伯鑫坚持认为“不能和孩子过不去,我们让了”,而且中途“下台”,留冯启南一人在舞台上。孟鹤堂也是身心煎熬,当场落泪,采访中直言“不愿让师傅和国立老师为难……大家都是刚认识刚熟悉就上台厮杀,没经历过这种残酷”;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现场变化,两位召唤师到底会如何抉择?这场相声比赛又会如何收场?还需观众从本期节目中自行解密。周培岩 洪方舟李大成 导师点评环节 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田野相声PK佛系单口 周培岩顶压力备战  在海选阶段,凭借张弛有度的语速与生动的表情演绎了一段慢性子“路怒症”的单口相声演员周培岩,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在十强争霸赛中,他的对手,是以纯正“黔味”为贵州当地老乡与少数民族同胞表演的“田野相声”洪方舟、李大成组合。在选择对手阶段,周培岩觉得“狼多肉少,而我是那块肉”不禁为自己的“势单力薄”所担忧。  不同于其他相声组合,周培岩是一个人表演单口相声,无论是创作压力还是筹谋准备,他显得“孤立无援”,也因淘汰压力大、反复打磨作品而生病。即便如此,他的对手洪方舟、李大成也没有心慈手软还在赛前放下“狠话”,“希望周老师能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平,同时也希望他能尽早地回到家乡”,可谓火药味十足!表演中,周培岩讲述了“佛系”慢性子生活的种种囧事,趣讲“好心态”赢得观众阵阵掌声。而洪方舟、李大成则讲述了一段“上山谈恋爱”的趣事,将真实生活与笑料相结合逗笑观众;双方你争我夺,作品也是旗鼓相当,究竟谁能略胜一筹赢得晋级?为数不多的单口相声演员周培岩又该何去何从?敬请关注本今晚20:30东方卫视《相声有新人》,看十强争夺刀光剑影,品相声包袱会心一笑!

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到底谁说了算?

No Comments

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到底谁说了算?
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到底谁说了算?  文/闫肖锋  “一口榨菜一口二锅头,骑着摩拜遛一遛,购物用‘9块9包邮’……”当下,“消费降级”成了一个热词。  吃涪陵榨菜与喝二锅头就意味消费降级吗?商务部称,消费降级的说法有失偏颇。8月14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7月经济数据显示,1~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0752亿元,同比增长9.3%。没有消费需求拉动怎来增长?  是的,单凭榨菜与二锅头热销并不能判断人们的消费升级了或者降级了。消费是要为人们带来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享受,消费水准不只看吃喝玩乐,还要看精神消费。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在高房价、医疗和教育所谓新“三座大山”的压迫下,一些群体的消费能力的确是下降了。  升级还是降级,当然是消费者自己说了算。应当说,消费是升级或降级是针对不同人群而言的。对高收入人群是在消费升级,而中低收入人群则是在消费降级。一方面,低收入人群上拼多多买廉价货是实在需求,这造就了拼多多2600亿元的年销售额、高达3.4亿用户群。榨菜二锅头对他们就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所谓消费升级对他们而言就是能享受上低配版的现代化生活。  酿造二锅头的上市公司顺鑫农业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将同比增长70%以上,而同样是以榨菜作为第一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涪陵榨菜同期营业利润也大增77.52%。与此同时,2018年上半年康师傅销售量同比增长8.5%,利润大增。而近五年来,国内方便面销量一直处于下跌态势。  这说明什么?说明低于年均25974元(2017年)这个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的中低收入人群谈消费升级只是奢望,或者,中高收入群体所谓消费升级与他们的低配版现代化生活不可同日而语。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大城市的人均收入还是可以维持在一个较高水准,比如北京年均可支配收入达到57230元、深圳则是52938元。一线城市的所谓新中产大可以“到日本去买一只(智能)马桶盖”。“我手机上既有拼多多,也有海淘、名品的App,碰上物美价廉的商品,为什么不去选择?”对于一线城市的白领而言,消费升级抑或“降级”是一种自我选择。但对于三四线城市的工薪族而言则没有多少选择,到日本去买马桶盖只是一种幻想。  此外,从消费结构上看,消费升级是指人们在食品、饮料等必需品消费的占比从2005年的37%下降到了2015年的30%,人们可以用富余的钱来实现旅游、看电影、读书等精神消费;消费降级则是指房子相关消费的占比从2005年的10%,大幅提高到了2015年的22%。中国人的家庭资产中房屋资产占到六成,有些家庭甚至高达八九成,城市高房价挤压消费支出,房租暴涨让一、二线城市的无房者承担更高租金成本,对于一些家庭而言,高房价、高房租和房贷负担迫使他们消费降级是个不争的事实。  所以,空谈消费升级或降级无意义,不断提高百姓的获得感才是正题。大家讨论消费降级,其实更多还是在关心消费增长乏力的问题。未来应该通过增加居民收入、改善预期、营造良好消费环境,让老百姓有钱消费、敢于消费、放心消费。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3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