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到底谁说了算?

No Comments

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到底谁说了算?
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到底谁说了算?  文/闫肖锋  “一口榨菜一口二锅头,骑着摩拜遛一遛,购物用‘9块9包邮’……”当下,“消费降级”成了一个热词。  吃涪陵榨菜与喝二锅头就意味消费降级吗?商务部称,消费降级的说法有失偏颇。8月14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7月经济数据显示,1~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0752亿元,同比增长9.3%。没有消费需求拉动怎来增长?  是的,单凭榨菜与二锅头热销并不能判断人们的消费升级了或者降级了。消费是要为人们带来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享受,消费水准不只看吃喝玩乐,还要看精神消费。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在高房价、医疗和教育所谓新“三座大山”的压迫下,一些群体的消费能力的确是下降了。  升级还是降级,当然是消费者自己说了算。应当说,消费是升级或降级是针对不同人群而言的。对高收入人群是在消费升级,而中低收入人群则是在消费降级。一方面,低收入人群上拼多多买廉价货是实在需求,这造就了拼多多2600亿元的年销售额、高达3.4亿用户群。榨菜二锅头对他们就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所谓消费升级对他们而言就是能享受上低配版的现代化生活。  酿造二锅头的上市公司顺鑫农业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将同比增长70%以上,而同样是以榨菜作为第一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涪陵榨菜同期营业利润也大增77.52%。与此同时,2018年上半年康师傅销售量同比增长8.5%,利润大增。而近五年来,国内方便面销量一直处于下跌态势。  这说明什么?说明低于年均25974元(2017年)这个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的中低收入人群谈消费升级只是奢望,或者,中高收入群体所谓消费升级与他们的低配版现代化生活不可同日而语。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大城市的人均收入还是可以维持在一个较高水准,比如北京年均可支配收入达到57230元、深圳则是52938元。一线城市的所谓新中产大可以“到日本去买一只(智能)马桶盖”。“我手机上既有拼多多,也有海淘、名品的App,碰上物美价廉的商品,为什么不去选择?”对于一线城市的白领而言,消费升级抑或“降级”是一种自我选择。但对于三四线城市的工薪族而言则没有多少选择,到日本去买马桶盖只是一种幻想。  此外,从消费结构上看,消费升级是指人们在食品、饮料等必需品消费的占比从2005年的37%下降到了2015年的30%,人们可以用富余的钱来实现旅游、看电影、读书等精神消费;消费降级则是指房子相关消费的占比从2005年的10%,大幅提高到了2015年的22%。中国人的家庭资产中房屋资产占到六成,有些家庭甚至高达八九成,城市高房价挤压消费支出,房租暴涨让一、二线城市的无房者承担更高租金成本,对于一些家庭而言,高房价、高房租和房贷负担迫使他们消费降级是个不争的事实。  所以,空谈消费升级或降级无意义,不断提高百姓的获得感才是正题。大家讨论消费降级,其实更多还是在关心消费增长乏力的问题。未来应该通过增加居民收入、改善预期、营造良好消费环境,让老百姓有钱消费、敢于消费、放心消费。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3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